祁语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3
〖警告〗本章有赤井秀一出现,介于作者嫌弃赤井,赤井党请退散!!!〖Warning〗
林风带来一股淡淡的腥气,团成团的小野兔紧张地缩了缩,又在Gin怀里放松下来。Gin警觉地抬头嗅了嗅,随即低头凑在新一颈后,“领地进了老鼠。”不等新一反应便张口叼住小野兔,沿着林间兽径逆风而去。
“什么老鼠,为什么……”迎面而来的风中腥味愈浓,渐渐还夹杂了狼嗥豺吠,新一大概明白了Gin恼怒的原因――毕竟就算是自己,窝里进了不速之兔,也一定会气势汹汹地要求对方出来一战,不把其蹬得找不到回窝的路誓不罢休!
就在新一扭身准备反抱住大野狼的嘴吻并表示理解安慰之际,Gin一甩头又将小野兔丢了出去。保持着一个极端别扭的姿势,银白的兔球飞到了在一旁观战的狐狸身边。
“哟!难得Gin你开窍,可是我已经名狐有主咯~(注二)”山林地区难得一见的纯白狐狸甩尾将小野兔卷进藏身的灌木,改蹲坐为趴伏,慵懒地用尾尖调戏惊魂甫定的小野兔。同样蹲坐在灌木丛后的小狼崽好奇地上前拨了拨兔球,“Vermouth你这样小心Chianti姐吃醋!”
“安啦,有Gin作证,我可没调戏你未来的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小狼崽愣了一瞬,随即狼眼放光地扑上去准备蹭蹭蹭,像消化一小块肉屑一样轻松自然地接受了这个狼族史上最令狼匪夷所思的消息。
“离他远点。”交战中的Gin蓦然回身,说不清是在警告Vermouth一众还是在威胁准备偷袭的豺。
“你分心了。”与Gin交锋的是一匹正值壮年的红豺,背毛金红、豺尾长黑、四爪红棕而腹毛浅白,豺牙豺爪极其锋利,一双绿眼犀利有神,趁Gin分神时便一爪抓上了对方肋侧。
矮身躲过乘势扑来的老对头,一豺一狼分开时,Gin也在对方肋侧相同地方来了一下,“哼,你不分心也照样挂彩。”
瞧着小野兔一脸紧张而疑惑地盯着Gin和赤井,Vermouth好心讲解:“和Gin对打的是他老相好赤井。”已经被吓过一次的新一发誓再听不出Vermouth话里的调侃就不做冒险家了,自动忽略掉那些奇怪的形容词,示意对方继续。
“边上那匹毛色灰黑毛尖泛紫的是我家Chianti。啊,忘记自我介绍了,姐姐我叫Vermouth……恩…在一旁负责防御偷袭的是她弟弟Korn,和他俩对打的是赤井的前女友朱蒂、小跟班卡迈尔。说起来赤井的前妻本来也是匹美豺,可惜红颜命薄,没事跑到你家Gin领地里,就给咬死了。”Vermouth语气诚恳的表示遗憾,表情却是实打实的不屑。开玩笑,闯进领地的豺岂有放回去的道理,久而久之莫非还要共用猎场不成?再说以赤井豺王的身份也不愁找不到别豺再娶,纵观其情史也不见得多忠贞,因而对于赤井锲而不舍地骚扰狼群的原因,作为白子离群的狐狸不负责任地表示,‘该不是看上Gin了吧’
“那边那匹母狼叫Curacao,是群里二把手Rum的狼,传宗接代的大任就在他们肩上了。他们的对手,公豺叫安室透,血统不纯长得像狼,两方闹掰以前没见过,闹掰之后曾被派来当卧底。母的那个叫水无怜奈,是他带进豺群的相好。老的是前任豺王詹姆斯,当时权利交接的场面无比感人,走的可是和平禅让路线。”
“现在看这里,”Vermouth用尾巴给小野兔翻了个个儿,继续讲解道:“那个除了你家Gin以外块头最大的是Gin的同窝兄弟、小跟班,叫Vodka。”正说着Vodka恰好转头面向了灌木丛,气势磅礴地吼了一嗓子:“大嫂好!”
“……衷心耐打,就是脑子有点…笨,估计当时把智商都给你家Gin了。和他咬在一起的那只叫世良,看起来像公的,其实是只母的,很神奇对不对?”Vermouth等了一会没听到什么回应,低头就看到小野兔一脸呆滞地在啃爪子,‘这也是一个把智商送给Gin的傻孩子’又等了一会见兔子差不多回神了便继续科普:“她是赤井的妹妹。以前狼群里还有一条老狼叫Pisco,前任狼王的左膀右臂,Gin夺位后一直明面上臣服于Gin,后来狼群和豺群结了梁子,他死在一次交战中。他儿子Irish想给他报仇,去挑战Gin,可惜技不如人。啧啧,我原来蛮看好他的,可惜一点不知隐忍。”
说话间,本来一边倒的战局随着狼王的回归渐渐变回两方势均力敌的局面,狼群甚至隐隐压过豺群一头,知道讨不到好处的赤井转攻为守,整集了豺群撤退。一场狼豺大战落下帷幕。
一战结束,Vermouth的讲述也近了尾声,“这是你儿子Gimlet,Gin捡回来的。当初和狼群遇上时刚吃完半只大天鹅,嘴角还沾着鸟翎就和Rum对嗥,Gin看他天赋不错就带回来丢给我家Chianti养了。族里大多管他叫阿翎。”
“你话太多了,Vermouth。”回到灌木丛旁的Gin打断了白狐的滔滔不绝,言下之意就是‘信息量那么大蠢兔子接受不了更蠢了就为你是问’

(注一)Boss的原话是,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去记的。〖有人说这句话是Boss作为杀手的疏忽,但于我来说估计就和黑泽一样是懒过头了【扑倒〗

小剧场7. 0
兔子:大野狼大野狼我的爪爪好痛!
大野狼:今天你的爪子沾过地?
兔子:……嘤嘤嘤(啃爪爪)
小剧场7. 1
兔子:嘤嘤嘤(啃爪爪)
大野狼:(拍掉)爪子没洗。
兔子:嘤?!好咸!
小剧场7. 2
兔子:嘤嘤嘤(次果果)
大野狼:(拍掉)爪子没洗。
兔子:(再啃一口爪子)爪爪好甜嘤!

〖唯一感想,我(Vermouth)话真多〗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2
自渡过小溪,Gin的步伐渐缓,仿佛归疆的帝王巡视自己的领地。估摸着自己应该能跟上Gin的脚步,新一扭动着示意Gin把自己放下来。几天脚不沾地的小野兔差点忘了该怎么蹦,后爪才刚着地便猛地一蹬,纵使大野狼身手敏捷,兔爪也是擦着嘴吻的毛过去的,小野兔更是整只兔都扑蹿了出去,结结实实砸在草甸上。
“蠢兔子。”Gin这几天真是觉得除了蠢便再没什么形容词能用在新一身上了,至于蠢兔子先前一番头头是道的推理分析,那都是历史了干脆让它消逝在时间的长河好了,省的以后想起来做了对比更是添堵,反正自己连杀死的狼的脸和名字都懒得去记(注一),枉论几句话了。
“我才不蠢!”新一下意识地反驳,目光触到大野狼苍绿色的眼睛时瞬间没了底气――狼眼里大写的嫌弃,明明Gin是大火当前都不显露声色的类型!
疾蹦几下跟上Gin的步子,新一掰着爪子开始给Gin科普自己的作用,以期Gin能对自己改观,孰料开口第一句便是:“我能吃!”当真一鸣惊人。走在斜前的大野狼微顿一下,回头将小野兔上下打量一番:“就体型来说,确实挺能吃。”
“才不是!”新一发现这句有歧义,兔脸一红,索性有毛毛遮着,可兔耳内廓绒毛细薄,红艳艳的煞是可爱,“我是说,我很好吃,Gin你可以吃的!而且我的毛也很顺,虽然不知道Gin你的毛是怎么长的,摸起来爪感都好过兔毛,但是我的毛还是很顺很有光泽的,人类会用我的毛做皮草。还有啊……”
“我知道你能吃、毛顺、圈起来舒服,所以下次乖乖呆着别动让我舔毛,恩?”
“恩…嘤……”Gin话不多,但好像每次多起来都能戳中小野兔的心。新一慢慢把自己团起来,红红的耳朵贴在脑袋上,把一切都怪到大野狼声音太好听上。‘Gin还真的是,霸道到让兔想哭。我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上Gin了呢。’
小剧场6. 0
兔子:我能吃!
大野狼:确实能吃。(狼爪把兔子拨到左边)看看那消失的灌木丛,(狼爪把兔子拨到右边)看看那消失的浆果丛。
兔子:嘤嘤嘤(低头啃爪)
大野狼:我不知道你还有吃狼肉的癖好(垂眼)松开我的爪子。

(注一)Boss的原话是,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去记的。〖有人说这句话是Boss作为杀手的疏忽,但于我来说估计就和黑泽一样是懒过头了【扑倒〗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废话

说好的奖〖雾〗
存货快空了很方张
还有2、3章正文完结

正文
章三 狼王归来
〖主琴新副Vermouth×Chianti〗
Chapter 1
黯然了一路的小野兔直到被Gin丢进浆果丛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本能地抱着浆果啃,出神得差点啃到自己的爪子。
“你要回家还是跟着我回去。”傲然立在溪边的大野狼实在看不过,抬爪将兔球拨了一圈,以沾了小野兔一身的果汁为代价,避免了兔子啃掉自己爪子的惨剧。
新一被吓得一愣,呆呆地问:“你陪我回家嘛?”等问出来了,罢了半天工的大脑才反应过来,这个问题的**程度简直连自己都不忍直视,“你还是不要和我回家了……不是……现在的问题是…我找不到家了。”明明之前已经很小心地避开了与家有关的话题、明明自己早就知道可能再也没法回家、明明已经不想家了……为什么,现在提起回家还是会难过到好像整颗心都泡进用没有成熟的浆果做的果酱里那样酸涩呢?
“蠢货。”Gin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侧卧下来将新一圈进怀里,一点点舔去兔毛上沾粘的草叶和果糖。
“你能带我回你家么?”被Gin粗糙的舌头温柔又粗鲁地舔过全身,似乎连心里的难受也一并舔掉了,新一不由得生出了一点期待,期待着Gin能再给自己一个家,“你能带我回家嘛?”
“你现在不走,从今往后都不要再妄想离开了。”
新一没有再说话,眼里纠缠闪烁的惊讶、兴奋、不安和犹疑到最后都化成了坚定。Gin得到了他想要的答复,低头叼起新一,蹚过了面前平静的小溪。
小剧场5. 0
兔子: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嘤QAQ
大野狼:蠢到家就可以了。
兔子:真的嘛!
大野狼:……
【大野狼的求助贴:兔子的智商会被自己啃掉么,急,在线等】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如果我说我写了人Boss×人兔子的段子有人要看么

Chapter 3
距离Gin扑杀苍鹰、最后一次进食已经过了三天,虽说自己已经主动要求不需要叼着而是跟着跑来帮Gin减少体力消耗,但大野狼对小野兔的奔跑速度的不屑程度,在Gin几次猛地前蹿后便不见兔影时达到顶点――那种嫌弃都从眼睛里溢出来让兔无地自容的顶点――于是一狼一兔又恢复了狼叼兔的行进方式。
‘所以说Gin简直就是不识好歹嘛!’新一心里这么想着,嘴里纠结再三还是冒出了半句关心,“你都不饿的嘛?”完全忽视了Gin狼嘴里叼着兔子不能说话这个事实。
Gin倒是很难得给面子地“哼”了一声,微微咬紧兔子后颈,颇有暗示意味地晃了晃。
“嘤!”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也位列大野狼的食谱,新一下意识挣扎了一下,但考虑到Gin叼起来会比较麻烦,又开始乖乖挺尸。‘所以我是Gin的储备粮吧!’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就像兔子吃草一样轻松自然,新一从想起到接受,过程简短到几乎没有过程。似乎从一开始、从离家后遇到大野狼开始,小野兔就潜意识地把呆在同为天涯沦落人的大野狼身边当成了一件令兔安心、十分必要的事情,就算明知道自己是储备粮、迟早会被吃掉,也完全不想离开。‘储备粮就要有储备粮的自觉!’打定主意要献身的新一,坚定郑重又严肃认真地开口:“Gin你现在要吃我嘛!”
这下真的是连处变不惊的Gin都被惊到了,脚步一顿差点把兔子甩出去。花了数秒才堪堪理清对方不走寻常路的脑回路,Gin把步子一收、兔子一丢、嘴吻探进对方怀里缓缓舔了几下,“太瘦。”复又叼起兔子继续赶路。
而没有get到大野狼百年难得一见的幽默的新一,黯然伸爪搂住了Gin的嘴吻,默默为自己又被大野狼嫌弃伤神。

小剧场4. 0
兔子:喂浆果什么的难道不是为了把我养肥嘛?
大野狼:……(心好累)
兔子:舔毛什么的,难道不是在尝味道嘛?
大野狼:……(心好累)
兔子:圈怀里什么的难道不是怕储备粮被别狼叼走吃掉嘛?
大野狼:……
兔子:……唔…啊……唔唔……你…嘤…你在干…嗯…干什么嘤……QAQ
大野狼:……干你。
狐狸:(伸爪捂Chianti眼睛)噫~Boss终于把储备粮“吃”掉了(*/ω\*)

章二完

加更的小剧场
小剧场1. 0
大野狼:小兔子乖乖,把门儿开开。
兔子:不开不开就不开!
大野狼:恩?
兔子哭:(இдஇ; )给你开门不要“吃” 我。
小剧场1. 1
大野狼:小兔子乖乖,快到我怀里来。
兔子:不来不来就不来!
大野狼:恩?
兔子: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嘤QAQ

另,有兴趣可以猜一下谁是狐狸?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2
夏夜的丛林并不寂静,小到甲虫械斗的咔咔声,大到野鹿倒地的哀鸣,处处透着杀戮的气息。
新一隔着一只半兔子的距离盯着Gin。虽然在黑暗中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剪影,但大概可以判断出Gin是在舔自己的毛――这几乎是大野狼每天的必修课,风雨无阻――当然这只是新一的推测,毕竟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遇到过下雨天。‘所以其实Gin还是有好好打理他的毛的,难怪那么顺滑’蹲坐在枯叶上,新一不由怀念起当初Gin狼毛的触感。
“嘤!”又一次被狼尾扫进狼怀里,新一发现和大野狼呆在一起后自己惊叫的次数多了不少。然而还没等新一定神,Gin湿热的舌头就舔了下来,略带倒刺的舌头刮过敏感的耳朵,惊得新一“唰”一下弹起,结结实实撞上了Gin的下颚。
对此,Gin的反应十分简单粗暴――微抬左爪,将兔子扫到两只前肢之间,变侧卧为趴伏的同时,左爪压上兔背,把新一牢牢制在爪间,再次低头给兔子舔毛。
新一被对方粗鲁的舔舐弄得浑身发软,扭动着身体试图逃出狼爪,挣扎间后腿蹬蹭到Gin的右爪,刚刚结痂的伤口绽开,逸出浓浓的血腥味。
“对…对不起!”意识到自己闯祸了的新一立刻定住不动了。而伤口被重新撕裂的Gin依旧若无其事地给怀里的兔子舔毛。
预想之中的责备并没有如期而至,被迫呆着不动的新一忽然想起什么,纠结再三还是鼓起勇气问了出来:“咬伤你的是豺嘛?”
Gin舔毛的动作顿了一下,似乎在等着新一解释。
“你四只脚杆上都有咬痕,要么是和你打的动物有强迫症,要么就是四只动物一起攻击咬伤的。伤口位置相近,撕伤程度却大不相同这一点也可以佐证。所以攻击你的是个有四只以上动物的有组织的族群。再加上上次我在你的尾巴上看到了伤口,一般很少有动物会攻击尾巴――不致命,甚至可能被反咬一口。况且你的身手也不至于被咬了尾巴。于是我猜测尾巴上的伤是你四肢都被咬住时受的。咬住了你的四肢几乎相当于把你钉住了,这个时候再攻击就是要下死手了,那么咬尾巴就是个障眼法,他真正的目标是……”说到这新一兔脸一红,酝酿了半晌才接下去,“嗯……反正会攻击那个地方的只有豺了嘛,豺也是一种极有团队精神的动物,一般三五成群,也有十只以上一群的,不过你能逃出来说明是小豺群…反正不会和上面的推论相悖啦!”新一越说越自信,眼睛亮亮的似乎在说‘我说的对吧,快夸我快夸我!’
但很可惜Gin并没有接受到这其中的深意,只是声音平淡地回答:“几只苍蝇一样赶不开的豺罢了。”(注四)
“……”没被夸奖的新一小小的失落了一下,但并不影响他继续听下去的打算,连被舔毛都一动不动地乖巧坐好,兔耳立起作洗耳恭听状。开玩笑,好奇心起来的兔子是那么容易就能打发的么!原本只是亮亮的眼睛现在耀眼的好像两朵荧蓝的鬼火,大有向夜行动物进化的趋向。
“嘤!”被拨回Gin左侧圈好,狼尾巴糊过来的瞬间新一已经自觉发出惊叫,随即埋在质感一流的狼毛调整好姿势,继续追问,“然后呐?”
“睡觉。”
“不睡!”
“……”没有责任也没有义务督促小野兔睡觉的大野狼眼睛一闭,自顾自去睡了。

小剧场3. 0
某冬日
兔子:(瑟瑟发抖地钻进大野狼怀里给舔毛)好冷嘤。
大野狼:只有这种时候才乖乖地让我舔毛,恩?
兔子:QwQ

(注四)虽然很想写Boss简述自己如何英勇咬杀了几匹豺的,但一是Boss不可能自己说,二是我思索了一个下午,然后发现除了宫野明美、Pisco以及M20里的炮灰妹子,貌似Boss没杀别人了吧!怎么写!?【摔 杀人如麻这个锅我和Boss都不接啊【掀

过两天估计发不了了,所以会让家蝶/狼代发
@夜黎幺 【抱住家蝶/狼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章二 荒野求生
Chapter 1
被狼叼在嘴里的小野兔已经睡过去两次又被颠醒,每次睁眼都发现视野中的植被茂盛了很多。“Gin,我们……嘤!”本寄希望于有更多树木挡风、说起话来不用再担心会灌风的新一猝不及防地被Gin甩了出去,咕噜咕噜滚进草丛,压碎了不少浆果。
“呆着别动。”
望着大野狼绝尘而去的背影,新一竟有种‘Gin太嫌弃自己要丢下自己跑路’的错觉。“可是Gin明明已经把我带到这里了,刚刚也说了呆着别动,看样子是要回来的,应该不可能自己跑掉啊……不对,Gin是狼诶,我为什么要期待他回来……可是,既然我回不去的话,呆在Gin身边也不错啊……为什么Gin要丢下我啊……”新一碎碎念了半天,又成功把自己绕回Gin扔下自己跑路的念头里,周身怨念几乎凝成实质。“嘤……”最后,决定化悲愤为食欲的小野兔捧起地上的浆果一边伤神一边大快朵颐。
――――――――――――――――――
一路跑到溪流附近才停下的Gin迅速巡视了溪边的痕迹,发现因为离人类聚居区太近,溪水两岸微湿的土壤上已经几乎没有什么新鲜的动物爪印,沿溪的草丛中也只剩几条废弃已久的兽径,多的是人类的足印和罐头盒一类的垃圾。‘此地不宜久留’几乎瞬间Gin的大脑就给出了预警,转眼狼影便隐入了林中。
远远的Gin看到一只鹰在低空盘旋,几次亮爪抓攥都被什么挡了回去,猛扇翅膀将身体拉高。在鹰专注于对付它的猎物时,Gin已悄声潜行到这可怜的猎手背后伺机而动。‘那只蠢货?’看清那团与鹰搏斗地渐渐力竭的东西是自己带出来的蠢兔子,Gin没由来地产生了一种所有物被别人窥伺的愤怒,几乎就要蹿出去,却依旧按耐住血液中暴动的嗜杀因子,静静潜藏在林中。苍鹰(注一)再次俯冲的瞬间,Gin飞蹿出去,鹰爪还未及攥住新一,Gin便于空中咬断了那猛禽的喉管,同时四爪抱住鹰身用力向左倾偏,避免了收获一团兔肉酱的惨剧。
一系列变故惊得小野兔不由自主地发抖,但说到要安慰,Gin一没有闲心二没有经验,与其凶神恶煞、嘴吻带血地站在这个随时会有人类经过的地方,期望山神突然显灵给自己换上一副兔见兔爱的天使面容,不如迅速分食了死鹰、填饱肚子好带着蠢兔子继续逃亡来的实在。
“谢…谢谢你……Gin”小野兔的毛上还沾着打斗时留下的浆果汁和杂草,胸口仍因惊魂未定而剧烈起伏,凑近爪牙带血的大野狼时他已无意识地压低身体(注二),但新一依旧盯着Gin,诚恳而坚定地道谢。
――――――――――――――――――
迅速进食后再叼起新一时,Gin感觉到那小小的身体紧绷了一刹又渐渐放松,细微变化带来的悸动仿佛电流从嘴吻沿着脊柱一直窜到尾尖,“蠢货。”(注三)
小剧场2. 0
大野狼:(今天想舔草莓味的兔子)
兔子:嘤……又丢我…嘤!草莓丛!
大野狼:(今天想舔蓝莓味的兔子)
兔子:嘤……不要丢我啦…蓝莓丛嘤!
大野狼:(今天只想舔兔子)
兔子:说了不要丢我了嘤!……唔…啊嘤…不…不要了嘤……
小剧场2. 1
兔子:大野狼你要不要吃烤蘑菇配果酱!
大野狼:你会?(怀疑的目光)
兔子:做就做!
为了救兔毛于火星之下,当初逃出火场都分毫无损的狼毛华丽丽被灼焦几点。
大野狼:那就做。(一天不肏,上窝拔草)
小剧场2. 2
兔子:大野狼大野狼来尝尝我泡的花草茶吧!
大野狼:我没有吃土的习惯。
兔子:大野狼大野狼我把泥水倒掉了!
大野狼:我没有吃茶渣的癖好。
〖多么机智的避免了小野兔的黑暗料理〗

(注一)苍鹰,是鹰科鹰属中一种中到大型的猛禽。体长可达60厘米,翼展约1.3米。栖息于不同海拔高度的森林地带,也见于山施平原和丘陵地带的疏林和小块林内,广泛分布在北半球的温带地区。
(注二)当兔子尽量把身体压低,是代表它很紧张,觉得有危险接近。在野外,当兔子觉得有危险接近,它们会尝试压低身子,避免被看到。〖不过小野兔你早就被大野狼盯上了【笑眼〗
(注三)我知道Boss叼着兔子大概骂不出声了,但就是控制不住的把‘蠢货’打上去了。【扑倒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4
新一是被烟味呛醒的,睁眼就看到一片火光,被铁网隔成一格一格,火舌卷起草叶,像漫天的萤火虫,扑面而来的热浪灼得脊背发烫。
“醒了?”Gin依旧侧卧在原地,好整以暇地舔毛,“醒了就出去。”说罢抬爪将呆愣的兔子从来时的甬道中拨了出去。
“你不出来嘛?”这好像又恢复了刚刚认识时的场景,新一和Gin隔着铁网大眼瞪小眼,唯一不同的是这次Gin是真的在和新一对视,苍绿的眼珠在火光中却深得像漩涡,“你能出来的吧!”
“我没你那么瘦。”
“嘤!”小野兔显然被吓到了,慌忙又从甬道里钻了回来。甬道并不宽敞,而上方的铁网已经被烤得滚烫,慌里慌张的小野兔撞上铁网,背毛连着皮肤被燎伤一块。可才刚探出头来,就又被Gin推了回去。
“乖乖呆着。”Gin的声音还是很冷,仿佛裹着连烈火都无法融化的坚冰。
“不要!”比起孤身一兔呆在这片陌生的平原、成日与人类为伴,和带有同家乡相似野性的大野狼死在一起这个选项显然更诱人。抱着这样一种信念,新一克服对火和天敌的恐惧,再次毅然决然地拱了回来。
“……蠢货。”Gin终于起身,在火海中微微活动四肢后,猛地抬爪将兔球拍了出去,倏而四爪顿地,狼身直立而起,前爪微搭铁网,后爪借势在铁丝纠结处一蹬,又向上飞蹿了一米有余,险险擦过铁网上沿的刺篱。在落地的瞬间,Gin躬身叼起完全傻掉的新一,顺着向前的惯性箭一般往天边跑去。

章一完

另,Boss叼着小野兔打滚求回复

【原创/动物AU】浆果书 (Jungle Book)

Chapter 3
“这只狼抓来的时候那么横,中了两枪还不倒,现在蔫成这样……”
“伤成这样还破了相,也不知道买不买的出去。”
“皮底子上暗伤不少,我看硝了也卖不出价……先养着,我看它伤好的蛮快的……”
人声渐远,新一伸爪扒开压着自己的狼尾巴,两只蓝眼睛滴溜溜四下打量。
“走了。”Gin依旧闭着眼睛,少了那一双凌厉绿眸,新一这才发现对方左颊也有一道血口,不由抬爪去碰。
“嘤!”又一次被尾巴盖了个严实,新一忍不住怀疑Gin是懒到极致,打算把自己闷死而不是咬死再吃。待到从狼尾巴底下挣扎出来,小野兔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对天敌身上的味道一点也不排斥。在一切以气味为准的动物界,就算是同族,同性间的气味也都是针锋相对的。‘是因为Gin身上有丛林的味道么?’被Gin毛丛深处那种独属大自然的气息所吸引,想家的小野兔把自己埋回狼怀里,下意识忽略了对方是狼的事实。

小剧场1. 0
兔子:大野狼的眼睛很像丛林的颜色呢!
大野狼:嗯。
兔子:大野狼的味道很像丛林的气息呢!
大野狼:嗯。
兔子:有大野狼在都不会想家了呢!
大野狼:我是你的家。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2
虽然Gin本身对自己的伤势并不上心,而事实上这一点皮肉伤也的确入不了Gin的眼――如果不是失血过多又连中两发麻醉枪,他根本不可能被几个初出茅庐的偷猎者抓住――但对于笼子外基本没见过血的小野兔来说,如果不把大野狼用各种外伤草药糊成绿色,对方也许会因为伤势过重而死也说不定!
于是当大野狼再次睁开眼时,就看到面前的铁网上插满了野草,对面蹲坐的小野兔几乎同时蹦了起来,力道之大、速度之快以致收势不及直接撞上铁网,震落了一地的草叶。
“蠢货。”Gin又闭上了眼睛,“你应该庆幸这铁网是不通电的。”
“呃,不说这个……虽然我之前没有真正用过这些药,但是应该不会认错的,我可是励志成为冒险家的兔子!所以Gin你真的不打算试试嘛?”不停跳动着舒缓蹲麻了的后腿的新一决定无视不识好歹的大野狼的嘲讽,并尝试着转移话题。但很显然Gin并不打算屈尊降贵地替未来的冒险家试药,再次闭上眼睛后就像死了一样没了动静。
第无数次放下爪中用来骚扰大野狼的草叶、确定对方不管是睡死了还是真的死了,反正就是躺倒了暂时不会动了,新一终于决定从几天前就发现的铁网下的小通道挤进去看看。
‘我只是为了看看他死没死,毕竟难得的野狼尸体不咬开解剖研究一下都对不起自己,才不是担心他呢!’这么想着,小野兔心安理得地忽视了对方没死的可能性,毫无戒备地钻进“狼窝”。
凑近了看才知道,Gin是真的经过了一场恶战――匀称的四肢在近脚爪处都留有被咬伤的痕迹,愈合了大半但依稀可见当时撕伤的严重。甚至连尾尖银白的绒毛里都夹杂着黑红的血痂。侧腹的几道抓伤相比之下都显得不那么严重,新长的皮肤泛着淡淡的粉红。新一惊愕于对方伤势之重的同时又不免为Gin剽悍的自愈能力折服。
“嘤!”还想绕到大野狼背后的小野兔被狼尾巴一下扫进怀里,狠狠撞上对方侧腹,不由惊叫出声,但随即那条泛着淡淡血腥的尾巴就盖了下来,压没了那小小一声惊呼。
“不想死就别动。”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新人祁语,请多关照【鞠躬

章一 孤岛效应(注一)
Chapter 1
“狼先生,你还好么?”多天以来一直蹲守在牢笼外的名叫新一的小野兔,在大野狼舔毛时的视线第无数次刮过自己藏身的灌木丛时,终于鼓起勇气窜到了笼子前,和自己的天敌隔着一张铁丝网大眼瞪小眼。其实所谓的大眼瞪小眼,说穿了就是在大野狼“哼”一声闭上眼睛之后,贼心不死的小野兔依旧单方面与对方隔着眼皮互瞪罢了。
就算要新一自己来说,现在会在这里盯着一只大野狼不放的原因,也只有被自己青梅竹马的兔子熏陶到母性泛滥、而碰巧对面那只大野狼是懒到全身伤都不见得舔的类型,这一种才可以解释的吧!
不过连着瞪了几天,新一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眼光很棒。虽然对方身体上横亘数道血口,但那一身浅灰泛银的皮毛当真引兔羡慕,明明也没看见对方怎么打理,莫非食肉有助提高皮毛光洁度?
“Gin。”就那么突兀的、好像之前都是在装睡一样的开口打断了小野兔的胡思乱想,笼子里的狼起身沿着铁网绕圈,神情桀骜威严的像在巡视自己的领地,把下半句抛在身后,“我的名字。”
“诶诶?”搞不清状况的小野兔完全愣在了笼子外面,混乱的思维中只来得及抓住‘作为狼,Gin声音很好听’和‘Gin的眼睛绿绿的好像我以前住的森林呢!’想到自己曾经的家,新一不自觉的散发出一种悲伤的气息。作为一只励志成为冒险家的兔子,他的第一次探险就选错了地方――误上偷猎者的卡车结果被载到这个陌生的、远离自己族群的地方,而他见到的第一只动物,就是对面那只野狼。‘我会关注Gin其实也有一点点同病相怜的成分吧’新一有点自暴自弃地想。

(注一)孤岛效应:在电子电路设计中,指电路的某个区域原则上是有电流通过的,而实际没有电流流过的现象。此处借以比做同处陌生环境中的狼和兔子,原则上仍是捕食者与被捕食者的关系,而实际并不强调天敌关系的现象。〖说白了就是忘记了这种现象叫什么名字,随便诌一个字面意思像的【扑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