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语-今天也要扑倒大蝙蝠

沉迷吸蝠无法自拔
大蝙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给他最好的!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食用说明:
〖警告〗本章有赤井秀一出现,介于作者嫌弃赤井,赤井党请退散!!!〖Warning〗


食用愉快

Chapter 3

林风带来一股淡淡的腥气,团成团的小野兔紧张地缩了缩,又在Gin怀里放松下来。Gin警觉地抬头嗅了嗅,随即低头凑在新一颈后,“领地进了老鼠。”不等新一反应便张口叼住小野兔,沿着林间兽径逆风而去。

“什么老鼠,为什么……”迎面而来的风中腥味愈浓,渐渐还夹杂了狼嗥豺吠,新一大概明白了Gin恼怒的原因――毕竟就算是自己,窝里进了不速之兔,也一定会气势汹汹地要求对方出来一战,不把其蹬得找不到回窝的路誓不罢休!

就在新一扭身准备反抱住大野狼的嘴吻并表示理解安慰之际,Gin一甩头又将小野兔丢了出去。保持着一个极端别扭的姿势,银白的兔球飞到了在一旁观战的狐狸身边。

“哟!难得Gin你开窍,可是我已经名狐有主咯~(注二)”山林地区难得一见的纯白狐狸甩尾将小野兔卷进藏身的灌木,改蹲坐为趴伏,慵懒地用尾尖调戏惊魂甫定的小野兔。同样蹲坐在灌木丛后的小狼崽好奇地上前拨了拨兔球,“Vermouth你这样小心Chianti姐吃醋!”

“安啦,有Gin作证,我可没调戏你未来的母亲大人。”

“母亲大人?!”小狼崽愣了一瞬,随即狼眼放光地扑上去准备蹭蹭蹭,像消化一小块肉屑一样轻松自然地接受了这个狼族史上最令狼匪夷所思的消息。

“离他远点。”交战中的Gin蓦然回身,说不清是在警告Vermouth一众还是在威胁准备偷袭的豺。

“你分心了。”与Gin交锋的是一匹正值壮年的红豺,背毛金红、豺尾长黑、四爪红棕而腹毛浅白,豺牙豺爪极其锋利,一双绿眼犀利有神,趁Gin分神时便一爪抓上了对方肋侧。

矮身躲过乘势扑来的老对头,一豺一狼分开时,Gin也在对方肋侧相同地方来了一下,“哼,你不分心也照样挂彩。”

瞧着小野兔一脸紧张而疑惑地盯着Gin和赤井,Vermouth好心讲解:“和Gin对打的是他老相好赤井。”已经被吓过一次的新一发誓再听不出Vermouth话里的调侃就不做冒险家了,自动忽略掉那些奇怪的形容词,示意对方继续。

“边上那匹毛色灰黑毛尖泛紫的是我家Chianti。啊,忘记自我介绍了,姐姐我叫Vermouth……恩…在一旁负责防御偷袭的是她弟弟Korn,和他俩对打的是赤井的前女友朱蒂、小跟班卡迈尔。说起来赤井的前妻本来也是匹美豺,可惜红颜命薄,没事跑到你家Gin领地里,就给咬死了。”Vermouth语气诚恳的表示遗憾,表情却是实打实的不屑。开玩笑,闯进领地的豺岂有放回去的道理,久而久之莫非还要共用猎场不成?再说以赤井豺王的身份也不愁找不到别豺再娶,纵观其情史也不见得多忠贞,因而对于赤井锲而不舍地骚扰狼群的原因,作为白子离群的狐狸不负责任地表示,‘该不是看上Gin了吧’

“那边那匹母狼叫Curacao,是群里二把手Rum的狼,传宗接代的大任就在他们肩上了。他们的对手,公豺叫安室透,血统不纯长得像狼,两方闹掰以前没见过,闹掰之后曾被派来当卧底。母的那个叫水无怜奈,是他带进豺群的相好。老的是前任豺王詹姆斯,当时权利交接的场面无比感人,走的可是和平禅让路线。”

“现在看这里,”Vermouth用尾巴给小野兔翻了个个儿,继续讲解道:“那个除了你家Gin以外块头最大的是Gin的同窝兄弟、小跟班,叫Vodka。”正说着Vodka恰好转头面向了灌木丛,气势磅礴地吼了一嗓子:“大嫂好!”

“……衷心耐打,就是脑子有点…笨,估计当时把智商都给你家Gin了。和他咬在一起的那只叫世良,看起来像公的,其实是只母的,很神奇对不对?”Vermouth等了一会没听到什么回应,低头就看到小野兔一脸呆滞地在啃爪子,‘这也是一个把智商送给Gin的傻孩子’又等了一会见兔子差不多回神了便继续科普:“她是赤井的妹妹。以前狼群里还有一条老狼叫Pisco,前任狼王的左膀右臂,Gin夺位后一直明面上臣服于Gin,后来狼群和豺群结了梁子,他死在一次交战中。他儿子Irish想给他报仇,去挑战Gin,可惜技不如人。啧啧,我原来蛮看好他的,可惜一点不知隐忍。”

说话间,本来一边倒的战局随着狼王的回归渐渐变回两方势均力敌的局面,狼群甚至隐隐压过豺群一头,知道讨不到好处的赤井转攻为守,整集了豺群撤退。一场狼豺大战落下帷幕。

一战结束,Vermouth的讲述也近了尾声,“这是你儿子Gimlet,Gin捡回来的。当初和狼群遇上时刚吃完半只大天鹅,嘴角还沾着鸟翎就和Rum对嗥,Gin看他天赋不错就带回来丢给我家Chianti养了。族里大多管他叫阿翎。”

“你话太多了,Vermouth。”回到灌木丛旁的Gin打断了白狐的滔滔不绝,言下之意就是‘信息量那么大蠢兔子接受不了更蠢了就为你是问’

(注一)Boss的原话是,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去记的。〖有人说这句话是Boss作为杀手的疏忽,但于我来说估计就和黑泽一样是懒过头了【扑倒〗

小剧场7. 0
兔子:大野狼大野狼我的爪爪好痛!
大野狼:今天你的爪子沾过地?
兔子:……嘤嘤嘤(啃爪爪)
小剧场7. 1
兔子:嘤嘤嘤(啃爪爪)
大野狼:(拍掉)爪子没洗。
兔子:嘤?!好咸!
小剧场7. 2
兔子:嘤嘤嘤(次果果)
大野狼:(拍掉)爪子没洗。
兔子:(再啃一口爪子)爪爪好甜嘤!

〖唯一感想,我(Vermouth)话真多〗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