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语-今天也要扑倒大蝙蝠

沉迷吸蝠无法自拔
大蝙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给他最好的!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Chapter 4

一下子听到这么多八卦,小野兔的大脑当真不负众望地死机了。完全是习惯性地询问、检查、确认完大野狼的伤既没有到肚皮撕裂肠肚流出的程度,也没有发炎溃烂将要感染致死的预兆,好不容易回神的新一,先是愣愣地介绍了自己叫新一、品种是银兔,而后避过准备把他圈起来例行舔毛的Gin,直蹦到Vodka身前,义正言辞地申明,“我不是你大嫂!”两只兔眼坚定而真诚,而
通过分析新一接下来的所作所为,能得出结论――野兔是一种锱铢必较,有仇必报的记仇生物――对于刚才Vermouth以一席含金量超标的话烧掉了自己大脑主机的行为,新一完全凭本能反击了回去:“我是Gin的储备粮,我只给Gin吃,你们都不许吃!”

众狼:“……”

小野兔话音未落,空气中就已经弥漫着一种狼脑烤焦的气味了。是谁说话多了信息量才大的,现在流行浓缩的就是精华。

Gin大概是唯一一个幸存者,叼着新一回来的路上Gin已经习惯了这种一鸣惊人的说话方式,所以大野狼照旧圈了小野兔例行舔毛。

章三大概完了

(注一)Boss的原话是,已经杀掉的人的脸和名字,我是从来不去记的。〖有人说这句话是Boss作为杀手的疏忽,但于我来说估计就和黑泽一样是懒过头了【扑倒〗
(注二)一般来说,送食物或者同意分食猎物就是“我看上你了,我们结婚生崽吧!”的意思,这里只是Vermouth的调侃。

正文大概完了

废话一下XD,非常抱歉把这篇文拖了了这么久,虽然我知道没多少人在看,纠结过一段时间要不要继续写下去,毕竟这就结了、在一起了其实很牵强,但是再拿起笔就找不到当时写的感觉了,所以可能烂尾了,非常抱歉<(_ _)>
接下来还有当时写的几个小番外,会在修完之后发上来,非常感谢看完了这个脑洞的人【鞠躬】

番外一.
〖警告〗大写的OOC预警〖Warning〗. 大野狼和小野兔的日常1

狼王回归后狼群的生活基本恢复了正常,以Vodka为首的Gin的忠实小弟表示终于不用群狼分斤肉了能吃饱的感觉真好!

虽说Rum不管在体长、身高还是强健程度上都不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但好歹胜在了有脑子上,总算避免了狼群千里寻王结果饿死在半路上这种悲剧。可这匹本分守己又爱妻的代理狼王在Curacao有了身孕后硬生生分了半群狼在窝护卫,捕猎更是速战速决战场几乎没有离开狼窝超过百米,导致方圆百米的兔窝鼠窝甚至麻雀窝都十窝九空。与之相比,饱餐一顿后漫山遍野地找浆果叼回去供奉Gin的专属储备粮就一点都不难以接受了……才怪!刚开始,所有的狼内心都是拒绝的,对于这群被Gin养得匹匹身躯膘肥体壮、个个皮毛油光水滑的狼来说,因为不知道银兔能吃、喜欢吃什么植物而不得不蹲守草丛间等着去抢别的野兔摘下来的浆果或是挖出来的块茎一事实在是丢狼现眼,然而如果不好好找叼回去的东西被嫌弃的话,护食的狼王总有办法选到一只够所有狼开怀大吃到正好吃完,一点骨屑都不会剩给偷懒者的猎物。正所谓狼为肉死鸟为食亡,本来就没剩什么节操的群狼就这么愉(并)快(不)地接受了这个小小任务。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Vermouth和Chianti这一对,作为深知兔子习性的准天敌,Vermouth总能在狼窝洞口附近指使Chianti拔出两狼份的储食叼给小野兔交差,而吃嗨了的小野兔一向记不住自己到底储了多少粮,依旧乐颠颠地每天在同一个地方埋上两狼份的食物。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