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语-今天也要扑倒大蝙蝠

沉迷吸蝠无法自拔
大蝙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给他最好的!

【原创/动物AU】浆果书(Jungle Book)

番外合集

大野狼和小野兔的日常2

整片山谷最令狼心驰神往的名为Dark的狼群的狼窝中象征狼王身份的制高石台上有违常理地铺着一层厚而软的草,在阳光中晒了一下午的蓬松干草掺杂着新鲜的嫩草芽,所有外来动物看到了都会以为这群狼有个娇生惯养的首领或是一只被狼王娇惯的王后。

但是世事无常,Dark这个奇葩辈出的奇葩狼群连狼王专属石床上都在养奇葩。月朗星稀的午夜,Gin的一身银灰长毛都被月光染成了银白色,圈在怀里的小银兔埋在毛色相近的狼毫里几乎分辨不出,唯二的异样就是那一双神采奕奕的天蓝兔眼和打破祥和宁静氛围的沙沙声。
身下的草丝被一点点抽走的触感足以让浅眠的大野狼醒来,颇为无奈地半阖着眼看着石台上的草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殆尽,Gin抬爪任新一吃掉狼爪下的最后几根草叶后开腔:“还吃,不睡了?”低哑的声音里带着淡淡的困意。

“嘤!”偷吃被抓包,新一下意识地低头欲将脑袋埋在兔爪之间表示羞愧,然而,“嘤!都是银白的我找不到自己了嘤!”

狼王的石台上的草垫依旧每夜在消失,每天在换新,不过后来当草团开始出现在石台四周时,狼群自觉迁出了石洞,毕竟第二天狼王可以翘猎但众狼还要吃肉啊。



大野狼和小野兔的日常3

虽说名义上是在养自己的专属储备粮,但当某个晴天Gin准备叼着新一出去散个步打个野战却差点闪到腰时,大野狼才真正开始重视小野兔体重超标的严重性。Gin是一匹足够强壮的狼,身材比例堪称完美,肌肉多一分则影响敏捷度,少一分就没有足够的爆发力,独自出猎时叼回一只半大鹿崽都不带喘的,结果险些叼不动一只银兔?多么发狼深省的警示!为了避免兔子真的肥成球,大野狼翘掉了每一个晴天的例行捕猎带着小野兔逛遍了也做遍了整个领地,花了整整半年时间让新一瘦回了标准身材。

而为了远离顿顿啃老鼠的艰苦生活――自从狼王专属储备粮变成内定狼后之后,全群上下再没有敢吃兔子的狼,谁知道自己吃掉的这只兔子是不是狼后的远方表亲!――众狼上交的食物都变成了兔子爱吃而饱腹感强又能量低的健康植物。所以说,Dark里的狼,匹匹都是营养师啊。



大野狼和小野兔的日常4

Dark里最近“风靡”一种名叫抢苍耳的运动,几乎到了全狼参与的地步――事实上除了狼王Gin和外援Vermouth在一旁观战,整个狼群都在陪兔子狼后新一玩这种广泛流传于兔族的游戏。每个下午必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比赛,连带着周边数个狼群都在考虑要不要跟上时代的节奏,去领地里找几颗苍耳。

今天的例行比赛场地在Gin和新一定情的那条小溪下游的湖旁边。山谷里的草因为有丰沛水汽的滋润而格外茂盛,也……格外的顺滑。这就造成了新一蹿过Vodka身边把苍耳挂下来改黏在自己身上带走的同时,滑进了湖里。更为不幸的是,恢复了健美身材的兔子爆发力是很强的、为了避免Vodka和自己贴靠的时间太长而被Gin给克扣伙食,新一蹿的速度是很快的、去势是很猛的――所以新一整只兔飞进湖心扑腾不出来也是情有可原的。
“……蠢兔子。”趴卧在树荫闭目养神的某狼王几乎是在听到水声的同时就叹出了声,Vermouth在看清Gin接下来的一串动作后开始揣测小野兔滑进湖里是不是大野狼精心设计的结果。

只见一道银灰色的狂飙迅疾入水,几息之间便已叼住落水小野兔的后颈,在新一还在下意识扑腾的时候就把兔带离了水面。上岸后更是不顾自己一向爱惜的毛还是湿的,稍微抖抖就侧卧下来把兔子圈进怀里开始舔毛,从尾尖到耳尖凡是有毛的地方一处不落,硬生生舔到小野兔靠自己的体温都能直接把毛蒸干的程度。偏偏红着耳朵的新一还极为不解风情地来了一句:“Gin你不是说不吃我的么……恩嘤……干嘛…唔…还要尝味道!”
Dark真的是最凄惨的狼群了,虽说伙食很好,但除了要上供兔粮、陪兔子健身还要在享受狼王狼后恋爱的酸臭味时把存在感调低,既不能让Gin觉得打扰到自己调戏新一,也不能让新一察觉到因而更害羞向Gin投诉。

小剧场

众狼:这种群退了也罢!
大野狼:对,饭不吃也罢。
众狼:(认怂,很怂,怂成球)

废话一波
非常感谢和大野狼小野兔一起看完这篇文的各位!这次是真的完结了【笑/finally】
不知道有没有的联动可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后去我的另一篇文下面找⇒【原创/日常向】细水长流

评论(1)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