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语-今天也要扑倒大蝙蝠

沉迷吸蝠无法自拔
大蝙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给他最好的!

【原创/北西】花吐症

冷cp最大的好处就是写再common的题材都不用担心和太太撞车XD
小可爱点花吐症的时候,还没有动笔我已经在脑内模拟了这篇文的结局上百万次,任何情节都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清楚我会有怎样的脑洞,也知道该怎样把它们写出来。这篇文还没有开始就已经BE……但考虑到老爷的生日刚刚过去我还是让它HE了,所以所有的强行解释和文风转换都是为了HE,不许打我!【用午夜太太的话皮这一下很开心】
@顾风月 我知道这肯定不是你期待的样子,但我真的尽力了【怕】

微西冰,微中西,OOC严重到我要发这个警告,不能接受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你还有一次机会














后悔也来不及了



最开始只是偶尔,正常得好像感冒症状――恰巧西钊淋了雨――所以他没怎么注意,毕竟那花瓣连香味都没有、白得像最普通的纸屑。

渐渐地西钊开始觉得嗓子痒,然后他咳个不停,最后难受地咳出一两片花瓣。西钊伸出两根手指把它捻起,这花瓣有着细腻的纤纹,微微泛点桃红,‘什么东西?’

“西钊,有任务!”远处有人在叫,西钊便不再多想,被随手丢弃的花瓣飘落在石堆上。

咳花开始影响作战是随后发生的,震雷棍砸在地虎铠甲肩颈后他本该迅速后退避开那一爪的,但骤然涌起的、想咳嗽的欲望拖住了他,西钊用了全部的自制力阻止自己在战斗中蜷成一团咳嗽――那太傻了。可有什么东西贴着喉管的感觉太难受了,每一次呼吸都像是有细小的羽毛在刮,西钊几乎是落荒而逃。

“你不太对劲。”训练结束后冰儿抱臂看着他。

“我没事……”然后西钊就开始咳嗽,仿佛要把肺也咳出来,现在那种小羽毛变成了砂纸,西钊觉得自己的喉咙被磨出血了。

“花吐症!”一脸风轻云淡的冰儿在看到那些被西钊吐在地上的花瓣时脸色骤变如临大敌“你这家伙喜欢上谁了!”冰儿的口气还是冷冰冰,但整个人几乎是扑过去扶起了脸色煞白的西钊。

“我没有……真的没事……”西钊皱眉压抑了再次咳嗽的欲望,他注意到地上的花瓣边缘开始泛红,‘像是被火燎了’他不合时宜地想。

事情发展到他约坤中去空厂房时就开始失控了。先是最强的三只异能兽*,再是止不住的呛咳让他失去了召唤铠甲的最佳时机,界王的鞭子和北淼伤人的话交错着袭击他的痛觉神经,那让他本就因剧烈咳嗽而缺氧的大脑更加不堪重负,‘现在的花瓣是什么颜色呢?’神志不清的西钊费力地去看,但界王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一鞭抽昏了他。

那些落在阴冷石洞里的无味花瓣刺痛了冰儿的眼,当晚她就带着那两个太妹绑来了坤中,“快去吻他!”冰儿站在房门假装把风,只留给不明就里的坤中一个背影,“这蠢货得了花吐症你不亲他他会死的!”屋里又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冰儿急得直跳脚又不好意思转身去看。

“我和西钊真的只是朋友。”这个年纪最小的召唤者挠了挠头,看着床上面色惨白的西钊脸皱成一团。

“让你亲你就亲!”回头看见西钊已经昏了过去,忍无可忍的冰儿冲过去作势要把坤中的头往西钊脸上按。

“别别别!我已经亲过他了!西钊喜欢的真的不是我!”脸色爆红的坤中差点从西钊身上窜过去,还好最后被冰儿拽了下来。

床边的花瓣已经沾了星星点点的血渍,心急如焚的冰儿甩手就是三根银针抵上了坤中的喉结,“我给你一次机会,西钊喜欢的到底是谁!快说!”

“我哪知道啊大小姐!你把我捅穿了也没用,把西钊叫醒了直接问啊!”

重伤未愈又受了电击,再加上花吐症的侵蚀,躺在床上的西钊安静的像死了一样,坤中快把床摇塌了都没能让西钊皱一下眉。

“让开!”眼见自己的青梅竹马就要被他自己蠢死,冰儿狠狠心,一盆冷水浇了上去。西钊是给了反应,一个大冬天只套着一件卫衣还被浇了一盆冰水的的人该有的反应,他皱着眉抱着自己瑟瑟发抖,看不下去的坤中赶忙拿被子把人捂上。

“这样不行!”西钊的青梅和竹马一合计,暂时站在了同一战线上。

他们先后绑来了敏慈、东杉,就连和西钊素面未谋的美真和炘南都没有放过,最后甚至带来了被西钊几度打昏的小蒿。

凡是最近和西钊有过关系的人都试了一遍,抓狂的冰儿就差去捆丑将和界王了,“还有谁?西钊这个蠢货还会喜欢上谁!”

“要不试试北淼?就是黑犀铠甲的召唤人……可是他最近都开始定制戒指了……就算…呃,亲了,也不会有用吧……”

“他叫北淼?!他不是姓张么,张北淼这么奇怪的名字也亏他想的出来!”冰山一晚上爆发数次也算是奇景,可惜昏迷的西钊看不到,咳,扯远了。冰儿一边急急地驱动魔晶带着坤中去掳人,一边把小时候西钊长得太好看被小北哥当成女孩求婚的糗事讲给这个陪她忙活了一夜的战友,“……那个时候小北哥就是一副富家公子作派,一张臭脸谁都不理,结果还不是拜倒在我家西钊的石榴裙下?当时他不知道西钊是男孩,为了追他还骗我当了他妹妹……”直到魔晶把二人送到北淼面前,坤中都绝口不提北淼已经准备求婚的事,好像这样北淼就还是那个喜欢西钊的小北哥,西钊就还有一线生机。

北淼才从珠宝店出来,白色的天鹅绒方盒刚刚揣进怀里就被全副武装的地虎铠甲敲晕了,“走!”魔晶几乎在坤中得手的同时将三人送到西钊房内。

冰儿自从知道张大少爷就是小北哥之后,就褪去了那些故作温婉的心思,一盆冰水浇醒了西装革履的北淼,“吻他!”冰儿指着自己的竹马冲自己的哥哥磨牙。

西钊此时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这个人翻身趴在床沿半是咳半是呕的吐出数片花瓣,这些以人的生命为养料的花越发娇艳了,殷红的血珠像露水一般点缀它们,这些花瓣就和活着一样。

湿淋淋的北淼扑过去,托起西钊的下颌就吻了上去,他娴熟地撬开西钊的牙关,舌头扫过对方的齿背、上颚,强势地搜刮过对方口腔中的每一处,最后勾搅着对方的舌头、将它裹挟到自己口中以齿轻咬,重重吮吸*。那些未及吐出的花瓣在这过程中被碾碎,带着微微苦味的致幻性汁液*和着淡淡的血腥味让北淼欲罢不能。

“……咳…咳咳”几乎窒息的西钊好不容易推开了北淼,几声咳嗽让背过身去的冰儿坤中如临大敌。

坤中回头看见西钊苍白的脸上一片潮红,嘴唇被北淼亲得略略发肿,眼角还带着先前剧烈咳嗽带来的生理性泪水,霎时脸红得媲美炎龙召唤器,“你…我…他……我们快走!”这个最小的召唤人压低了声音希望早点离开这是非之地,北淼的眼神都可以杀人了!上次北淼还说要换一个炎龙铠甲召唤人呐!

“和我结婚吧!”怀里的戒指盒在和西钊推搡间掉了出来,本着择日不如撞日的思想,我行我素的北大少爷干脆单膝跪地向西钊求婚。就算坤中不说,北淼已经定制了戒指准备求婚这一事实也是不会改变的。

事后冰儿有去询问当事人是如何在和对方谈恋爱的基础下保持暗恋的,西钊笑了笑道,“我当时也不知道他是小北哥啊。”

那片落在石堆上的花瓣,白色,倒卵形,无香味,正是花语“遗忘与初恋”的白罂粟。

*考据党退散XD
*借鉴了一个朋友的吻戏
*我不知道罂粟花提炼毒品靠的是什么部位,所以不要当真

评论(15)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