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语-今天也要扑倒大蝙蝠

沉迷吸蝠无法自拔
大蝙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给他最好的!

【原创/拟猫】INJ和Lord的七次相遇

沙雕论坛体居然还可以有后续?!!
猫猫Lord和猫猫INJ不得不说的几件小事

变异哈士奇们猫粮吃得可爽?

Lord第一次见到INJ的时候还以为那是条狗――起码他闻起来跟狗没什么区别了,当然后来他知道那是一只眼角上吊有返祖现象的哈士奇的味道,他咬伤他时口水沾了他满身――没有一只猫睡觉的时候不是团着身子的!那是一种刻在基因里的习惯,有助于保持体温,提高睡眠质量,增加安全感,提升安全系数……但是INJ是趴着睡的,后脚蜷在肚子底下脑袋枕在自己前臂一点一点打瞌睡。Lord就这么记住了这只猫。

Lord第二次见到INJ的时候INJ在尝试躲避一只知更鸟的啄击,虽然Lord也从不伤害知更鸟但他觉得作为一只猫,躲避的时候不应该那么……僵硬――平时INJ掩饰的很好,无论是爬高还是下窜,就算四肢带伤动作也十分流程――那种明明只需要稍微旋腰就可以躲过的攻击他一定要靠一个侧滚或斜窜才能避开的僵硬。Lord决定多留意一下这只猫。

Lord第三次见到INJ的时候,或者说INJ第一次主动出现在Lord面前的时候,Lord正在试图和那只从大都会50区追过来的白化哈士奇解释自己为什么打算留在这里――“哥谭50区很安静,那个超能宠物俱乐部没有我也能运转的很好,你为什么一定执着让我这只没什么特别的猫回去呢”――白哈有点心不在焉,压住了Lord的尾巴也没有发现,INJ就是在这时候蹿出来给了白哈一爪子的。“INJ!”Lord看着被甩出去的INJ徒劳的在空气中滑动四肢却没能翻身站起来就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了,但他没想到他能得到一张INJ腰部手术及机械骨骼安装过程直播的VIP票。看着从INJ身体里取出来的钢钉和碎骨渣,Lord无声的用被压得骨裂的尾巴扫过INJ的下巴颏。

Lord与INJ的第四次见面来的很快,为了适应新换的机械脊柱INJ早早开始了他的康复训练,后果当然是摔得毛都蹭掉不少。纵使全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半瘫痪的INJ显然躲不开四肢健全的Lord。

‘滚远点’INJ怒视着面前的布偶猫,把那条塞进嘴里的毛尾巴吐出去

‘有本事你自己躲开’Lord则坚定的用尾尖调戏伯曼猫。 有了Lord陪护的INJ再也没有蹭掉毛,反倒是Lord那条漂亮的尾巴被咬掉不少毛。

‘我欠他的呀’甩着尾巴的Lord看着不远处那只猫想。

第五次见面Lord正被那条返祖哈士奇摁在地上摩擦,尖利的犬牙离喉管只有一线之隔,“你不是他”哈士奇在他耳边狺狺狂吠,‘哦我当然不是,我已经掉色这么明显了你还要我怎样’Lord一边腹诽一边感慨自己似乎找回了那么一点点幽默感。黑色的影子从中间掠过撞开Lord给了返祖哈一爪就是一瞬间的事,借着惯性影子――INJ――翻身落地,滚了一圈后正好挡在Lord面前。

‘没事?’INJ勾了勾尾巴,作为回应Lord叼住对方尾尖‘放心没有咬到’

两只猫猫压低身子警惕的看着面前的哈士奇,在其低嗥一声扑击过来时默契的向两边跃去,一左一右抓挠那条哈士奇的侧肋,但是没有氪石削弱,这两爪只发出刮在钢铁上一般的刺耳噪声。

‘想办法撤’INJ和Lord都从对方眼里得到这个信息。落地时二猫都没有收势,反倒借力蹿出两步,再回身盯着返祖哈。Lord从其眼中清晰的读到了不屑愤怒和怨毒,‘这真的是他们会对蝙蝠猫们露出的眼神么’,Lord下意识想去看INJ的反应,就是这一刹那的分神那条哈士奇已经扑了过来。而Lord早有准备,就地团身翻滚躲开了那次扑袭,与此同时INJ已经跑进身后错综复杂的小巷。趁着返祖哈愣神,重新站起来的Lord作势要向右边窜逃诱得哈士奇侧身拦阻,不想Lord当即收势转向左侧与INJ衔尾进入小巷。

“这边”恭候多时的INJ甩爪给了准备进来的哈士奇一包铅粉,两只猫并肩没入烟尘中消失在哥谭暗巷。这里不比早就被毁得面目全非的哥谭GAU区,建筑含铅的墙壁和迷宫一样的暗巷要藏住两只猫还是绰绰有余。INJ和Lord娴熟的在大街小巷中穿行,完全看不出已经两年多没有在自己的哥谭夜巡,哥谭的街道就像他们身体里的脉络,刻在骨子里的亲切与熟悉。 灵巧的爬上韦恩塔后,Lord把尾巴送到INJ嘴里,INJ会意含住,借力蹿上滴水兽――最后一小截几乎没有任何着力点,机械骨骼毕竟没有原装来的灵活,在这种后有追兵的时刻INJ可不觉得逞强是个好主意。

“又是那只白哈?”夜巡中途就发现不对劲的Black早早回到韦恩塔上等着,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分两块氪石给那两只不请自来的猫猫防身。虽然她早就建议过,但为了不造成不必要的误会、防止这是什么针对那条天外来客的阴谋,Black始终没有首肯,不过如果还是这种骚扰频率……想到自己被频繁打断的夜巡和她处理他们伤口时的焦急劳累,Black咬咬牙甩过两枚绿氪吊坠――就算真的是阴谋,他的plan B也不是摆着好看的不是。

他们之间的第六次见面平和安宁,浮动着小饼干的甜腥和午后暖阳的温软。两年没有沐浴过阳光的INJ极不习惯的趴在屋檐阴影与日光的交界处,半眯着眼睛看白天的Black拿尾巴勾住Alf的手腕翻出肚子讨饼干,一双圆溜溜湿漉漉的蓝眼睛绝对能勾掉半个哥谭猫咪的魂,唔,还有一半是晚上那双不带感情的无机制蓝玻璃球的。

“被漂白之后我就把Alf赶走了”Lord叼着两枚小饼干趴到INJ边上,那一身干枯灰败被漂白剂糟蹋得不像样的毛最近好了很多,在这位Alf的悉心调理下已经有了生气,虽然不如以前那样油光水滑,但好歹顺滑了许多不再是一捧衰草,此时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看起来像个就要消融的影子。

INJ不动声色的用尾巴圈住Lord,凑过去不客气的叼走一枚饼干,“我的Alf……”他似乎惊讶于自己嘶哑低沉的声音,潜意识里阳光下他就该用被晒得酥软黏糯的音调,但试了几次音找不到准头,INJ摇了摇头放弃“……在某次帮我处理伤口时犯了心脏病”他略去细节省略原因用最简单的三个字完成了养育自己一生的老人的墓志铭,那是曾经与他最亲密的搭档都不能理解的悲痛。

两只猫就那么趴伏在阴影与日光的交界处,无言的啃噬嘴里的饼干,无人注意的角度Lord抬起尾巴虚搭上INJ的。

Lord暗骂自己疏忽了,出来增援却只带了一副普通的爪套,他太过自信于氪石吊坠的影响力,太过低估自己与INJ曾经搭档的狠厉程度,现在的Black瘫在血泊里,两条前腿以一种极不自然的方式扭曲着,完全失去了战斗能力。Lord靠着吊坠微弱的辐射和一副刚刚开始战斗就快被磨秃的爪套苦苦支持。万幸,为了给Black也备上一套氪石爪套,INJ特意多带了一副。有了足量氪石的辐射加成以及Lord和INJ出色的战术体术,白哈和返祖哈不得不撤退暂避风头。

“什么都想到了?*”Black的尾巴抽打着床垫,看起来极为不爽。

“只是你想的的一切。*”INJ坐在Lord身边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爪子无意识拨弄着对方脖颈上包铅氪石坠子。 这是他们的第七次见面。

后来两条哈士奇还是会隔三差五的过来骚扰,配合默契的Lord与INJ为了降低风险索性不再分开,如胶似漆的粘在一起每天在Black的哥谭招摇过市。Lord贡献出自己的毛肚皮后还是团不起身的INJ不会突然惊醒,他那条毛茸茸的尾巴也成了辅助攀爬便于调情的好道具。至于INJ,他的骑士毛病这辈子都改不过来了,除了偶尔调戏自己的王子殿下,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他在氪石爪套和Lord适时的干扰下压着两条哈士奇打完全不在话下。


*超人JL第38集黑老爷和灰老爷的对白

评论(7)

热度(7)